1. <s id="hfppy"><noscript id="hfppy"><i id="hfppy"></i></noscript></s>
        <s id="hfppy"><dfn id="hfppy"></dfn></s>
      <s id="hfppy"><noscript id="hfppy"><i id="hfppy"></i></noscript></s>
      <u id="hfppy"><meter id="hfppy"><wbr id="hfppy"></wbr></meter></u>
        您的位置:首頁 >郵票收藏 > 郵票資訊 >

        "蘇聯老大哥"竟然代印過人民幣

        2019-07-25 14:27:21 來源:

        對于任何一個國家,貨幣的印制從來都是一件慎之又慎的事情,一般不會讓別國來插手。但是,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國政府卻曾請蘇聯幫助印制第二套人民幣中三種面額最大的紙幣。而當時的"老大哥"也不負重托,按時將數十億元印制精美的人民幣鈔票交付給了中國。 
          當時我國政府為什么要把如此重要的事情請蘇聯去做?這中間經歷了哪些曲折?……近日又一批向公眾開放的外交檔案,揭開了半個世紀前的這些絕密內幕。 
          周總理親自指揮 
          解密外交檔案中有兩件題為"中國請蘇聯代印新人民幣問題",其中一件長達87頁,囊括了絕大部分當時中蘇雙方的相關談話記錄、來往函件、電文稿、合同文本等。不過記者沒能從中找到雙方最初接洽的記錄??磥?,中蘇關系史上曾經的重要一頁,目前還不能完全解密。 
          1952年4月初,我國的第一套人民幣僅流通了3年零4個月,但解密檔案顯示,發行新人民幣的準備工作已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當時,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南漢宸親赴莫斯科,于4月6日與蘇聯方面談妥了代印人民幣的意向。隨后,中國人民銀行印制局賀曉初副局長和陳邦達等人留在莫斯科,與蘇方接洽具體技術問題。 
          到1953年2月初,中蘇雙方在莫斯科就代印人民幣問題進行了三十多次談話,并陸續就印樣、數量、交貨時間及蘇方供應的印鈔紙等事項簽訂合同。到1957年最后一批十元券運抵滿洲里,整個代印人民幣的工作持續了5年。 
          參與處理相關事務的人員,中方還有我駐蘇大使張聞天,代辦戈寶權、溫寧等。大部分談話地點是在蘇聯財政部長的辦公室里。我駐蘇使館向國內匯報:"有關印鈔的原則性問題,俱由蘇財政部長茲維列夫解決。有關技術性的事項,俱由蘇對外貿易部木材出口公司解決。" 
          中蘇雙方的商談和有關事項的簽約,周恩來總理親自指揮了全過程。檔案記載:"張大使(向蘇財政部長)申明:系受總理委托而來。""茲維列夫說:我們將周總理最近電報研究后認為……""葉季壯說:我在離北京之前,周總理告訴我要改變印刷計劃。"等等。有的電報稿上更簽有"周恩來"三個大字。由此可見,第二套人民幣的印制,完全是在周恩來總理的親自指揮下進行的。 
          請蘇聯代印新幣 
          為什么要印制新人民幣?1952年9月22日,張聞天對茲維列夫曾作過這樣的說明:"由于中國近年來物價穩定,財政收支平衡,及今后有計劃經濟建設的需要,我國不久將實行貨幣改革。由于新的人民幣的比值,一元將值舊人民幣一萬元,故提高新幣質量,防止造假,極為重要。" 
          張大使還強調:"特別由于我東南邊疆,臺灣的蔣匪及美帝常以偽鈔輸入搗亂,因而防假要求更為重要。蘇聯技術及印制條件都比我們高明,我們要求將使用于盧布上的奇異技術用于我國新幣上。……要像盧布五元十元上的花紋那樣好。" 
          新中國成立后,短短3年間,戰爭給國民經濟帶來的影響已迅速消除。但是,由于解放前連續多年惡性通貨膨脹遺留的影響,第一套人民幣的面額較大(最大為50000元),單位價值較低。而且,這套人民幣是在戰爭還沒有完全結束的條件下印制的,紙張質量較差,券別種類繁多(共12種面額62種版別),文字說明單一,票面破損較嚴重。為了解決這些問題,進一步健全貨幣制度,我國政府作出了改革幣制的決定,但受當時物質和技術條件的限制,只好請"老大哥"幫忙。 
          我方人員在與蘇方的一次次商談中,一直對新幣的防偽處理提出很高要求。蘇方最早的印樣送來時,張聞天大使從用紙、幣面底紋、變點花紋到暗花等各個方面,都要求蘇方"還要精致復雜"。 
          對于中國政府提出的請求,"老大哥"的態度是熱情、積極的。參與商談此事的所有蘇方人員,沒有任何推辭或講條件的表示,有關談話全部集中在解決具體技術問題上。對各種票面的數量、印制要求、交貨期限等問題,雙方往往很快就達成一致。 
          鈔票面額從大變小 
          最初,我國政府向蘇方提出的印制票面額為100元、50元、10元、5元四種,總金額40億元;但7個月后,周恩來總理親自簽發電報,通知蘇方改變印制方案,提出"采用不超過三元和五元的票面"。對此,茲維列夫表示,過去訂貨票額大,總金額小,現在票面額改小,總金額反而加大到45億,因此增加的印鈔工作相當于原計劃的三倍,而交貨時間反而縮短,按要求時間完成很困難。 
          政務院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葉季壯對此解釋說:"我們也知道改是不大好,但這是不得已的,政府曾再三考慮過……現在改變的計劃勢在必行,仍望蘇方多多幫忙。"他說,增加三元券的理由之一,是可以少印一元券;40億改成45億,是因為過去計劃少了。 
          葉季壯還與蘇方商量:"原做好的五元券版不動,新做三元券版;或原拾元券版改成五元券版,原五元券版改成三元券版。"茲維列夫回答,"過去做的版全已無用,都須重新做版。(可)將原拾元券的圖案和尺寸改為五元券的,五元的圖案和尺寸改為三元的。"他還提出,印刷時用一種紙即可,不必用兩種紙。 
          國內為這套人民幣的印制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檔案詳細記載了國內送去的物品清單,包括國徽、行長圖章和深線花紋鋼版,套花畫樣,各民族大團結、石雕和敦煌照片,全套裝飾及文字鉛版、票樣本、規格尺寸,等等。 
          增印十元券票面不要"兵" 
          1年半后,印制方案又有變動。1954年4月12日,張大使向蘇方提出了"新印十元券20億元,計2億張"的口頭請求,并初步商定于1956年內全部交齊。茲維列夫要求,為保證交貨時間,"這個新增的十元稿樣送來越早越好。"中方答應,當年第三季度送交蘇方。 
          1954年10月,張聞天大使正式照會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除與蘇方再次確認新印十元券外,還解釋:"近因此項設計稿樣經審查后尚須重新設計,因而該設計稿樣,需延至今年12月間始可轉交蘇方,交貨期限是否因此亦須相應順延,亦請考慮。"這個照會還增加了五元券的印數"20億元,計4億張"。 
          對于印制計劃的再次改動,當我方問是否給蘇方帶來了什么困難時,蘇聯財政部副部長茲洛比曾回答:"困難當然有,你們有,我們也有,不過是可以克服的,算不得什么。" 
          最終,十元券的版樣1955年2月1日才交付蘇方。我使館向已幾次催促的蘇方解釋說:"中經數次修改","因圖案由原來的工農兵圖改設計為工農圖案,重新設計、審批、繪制、正式定稿,故拖延到現在。"當時的立意很明確:戰爭過去了,要和平建設,要維護世界和平。 
          滿洲里交接嚴加警衛 
          蘇方代印的人民幣全部如期完成,其中有1.6億張三元券還應中方要求提前了4個月。自1953年9月底起,裝有成箱人民幣的列車一次次從莫斯科開出,前往滿洲里。貨物品名被寫成"技術裝備",發貨者是蘇聯木材公司,收貨方為滿洲里入口公司。"全部車輛嚴加警衛,護送至我站臺。"中蘇雙方的交接在滿洲里火車站的列車上進行。 
          每批次人民幣啟運前,蘇方都詳細提供裝箱數、總重量、箱子規格體積等,讓中國國內作好接運準備。1953年9月底,當首批三元券即將啟運時,蘇方特別提醒:"希望中方多準備誠實可靠的接受人員及警衛人員以及搬運工人。但對(他們)應嚴守秘密,不能講出箱中所遞為何物。" 
          為慎重起見,交貨俱在白天進行,以免意外。"接運"車輛應選最好者,不能有裂縫及漏水口,車廂兩端應有小平臺,供警衛人員站立之用。"在中國境內運送時,切勿泄露蘇聯財政部或國家銀行字樣。"對于進行大規模經濟建設經驗還不足的"小兄弟",蘇方確實展現了"老大哥"的風度。 
          到1957年十元券全部交清,中蘇雙方共在滿洲里交接人民幣9批次。南漢宸行長曾就交接工作親筆給張大使去絕密函,將交接工作的所有細節一一列出。如"爭取一天交貨完畢;10人同時開啟10個車廂,上午10個,下午10個;箱外編號必須銜接",等等。 
          人民幣的交接中出現過一個小插曲。1954年7月5日,蘇聯木材公司經理在五元券即將啟運時,向我使館誠實告白:"承印之三元券時已完成所規定之任務,但因有一工廠超額印就九十五萬張,因此數巨大,故建議仍運交你方。對于這批擅自印制的三元券,南漢宸行長很快答復同意"運交我方"。 
          "老大哥"誠懇指點提醒 
          在中蘇雙方商談人民幣印制的一次次談話記錄中,蘇方官員常常提醒中方一些貨幣印制發行中需要注意的問題。時隔半個多世紀,外交檔案記載下的文字,仍讓記者感受到當年"蘇聯老大哥"對中國人民的真誠和友好。 
          1952年11月21日晚10:00至11:20,在蘇聯財政部長的辦公室里,有過以下一段對話: 
          茲維列夫(蘇財政部長,以下簡稱茲):100、50元都不要,改變發行票額小的紙幣,是否會影響物價水平?此問題曾否考慮過? 
          葉季壯(中國政務院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以下簡稱葉):政府考慮過,但票額大,也是危險大。主要是防假,就不能不把票額改小,寧愿攜帶困難,就是造假也會使敵人比造大額的要麻煩些。 
          茲:是不是原計劃發行100元,現改成5元,同時再壓低物價?或者原計劃以百元券一張票去買的東西,現改成要五元券20張票才買得回呢? 
          庫梅金(蘇外貿部部長):這樣對使用票子的人是否會便利?買點貴重東西,要拿很多票子才成。在這里印的紙幣,不管如何保密,將來中國人民是會知道的。因此,將來人民感到不便利時,會批評中國政府,也會批評蘇聯的。 
          葉:考慮過。對買貨人、賣貨人都不便利。 
          庫:新舊幣的兌換率是否已經肯定?等于舊的一萬或五千? 
          葉:那是一個初步考慮。 
          茲:一元等于一萬或五千既沒有肯定,那么你們怎樣做印刷計劃呢? 
          葉:根據國內計算的結果,一元等于一萬接近些。 
          茲:這問題應該解決,才能確定印多少票子,幣改要有充分的準備工作,否則將來新幣發行,會影響印刷和其他方面的。 
          葉:當報告國內。 
          茲:另外還應注意的:1、舊票輪換率多大;2.流通額是逐漸增大的,特別在中國。計劃過沒有?(還包括從這一段到幣改前增加的發行額);3.各地庫存量多少,考慮過沒有? 
          葉:流通額和庫存量已考慮過,計劃在內的,至于輪換率,可否供給我們一些材料,因我們的輪換率雖有,但(現在的)紙幣質量差,不能做根據的。 
          茲:材料可以給你們找到。輪換率還要看人民幣紙幣的愛護和保存法。 
          在蘇聯"老大哥"的幫助下,新中國有了第一套采用膠凹套印,版紋深、墨層厚、有較好的反假防偽功能的精致貨幣。1955年3月1日,蘇聯印制的人民幣三元、五元券和國內印制的二元、一元及角、分幣共10種開始發行流通;1957年12月1日又發行了十元券。后來,受中蘇關系交惡的影響,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關于收回三種人民幣票券的通告》,決定從1964年4月15日開始限期收回1953年版的三元、五元和十元紙幣,一個月后停止收兌和流通使用。
        相關閱讀
        熱門新聞
        被譽為百歲壽星的郵票 你知多少

        被譽為百歲壽星的郵票 你知多少

          九月初九九九諧音久久,故有長久長壽之意。人過七十古來稀,歷史上百歲高齡的老壽星更是不多見,在此筆者為您整理了曾經登上郵票的百歲

        2019-07-30 15:38
        大理風光登上郵票

        大理風光登上郵票

        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的《一生癡戀去大理》一書,是旅行作家黃橙以旅居方式創作的一本深度旅行作品。他以整個大理白族自治州豐富多彩的自然與

        2019-07-30 15:37
        生肖整版郵票價值有差別嗎

        生肖整版郵票價值有差別嗎

          1980年猴年郵票發行,這是第一輪生肖郵票的開始,1991年結束,共12枚,全套面值共1 08元,前11個生肖郵票面值為8分,最后1枚為20分,傳說

        2019-07-29 14:35
        用郵票珍藏你我的歲月

        用郵票珍藏你我的歲月

          在眾多收藏品種類別中,集郵的門檻相對較低。在國內,無論大小城市,都匯集了大批集郵愛好者,集郵市場也發展成為一個幾乎適合所有人加

        2019-07-29 14:31
        濃濃中國風的剪紙郵票

        濃濃中國風的剪紙郵票

          中國剪紙是我國廣大勞動人民在生產與生活實踐中創造出來的一種平面剪刻藝術,歷史悠久,分布地域廣闊,是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

        2019-07-26 17:01
        價值一兩百的郵票竟然賣出天價  背后的故事是怎樣的

        價值一兩百的郵票竟然賣出天價 背后的故事是怎樣的

        市價僅僅一兩百元的郵票,經專家一鑒定,能拍賣出350萬元的高價?當不少老年人拿著自家的傳家寶,或是滿懷信心以為撿著大漏的收藏愛好者,碰到

        2019-07-22 16:48
        骚伴娘闹洞房新郎怒屌冲冠把新娘和两伴娘都操了,美拍自拍偷情22,女厕hot,正在播放日本办公室OL诱惑,日韩高清不卡无码视,国产激情对白野战视频,云霸在线一区二区,黄瓜视频天美麻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